嘘。

似甜茶滴老婆。敲击喜福安他
锤茶=em=轰爆=出茶=all妮=快新=伽卡
似个弱ji
全职退圈退交际不退文。

时隔半年,我向您抱歉

邱叶那篇,大概要暂时封笔了。

我对自己的文风一向不太肯定,经历了一些事情,当初陪我走全职的某人,把我拉进了凹凸,然后成为了一个坏人。这期间也中考,上了初三,本应该说好那时候更的,结果过了不久就传来我的底线与某人的纠纷,我底线被某人带了一个巨大绿帽的事情。说来可笑,竟然刚好就撩到了同圈安迷修的专雷。

抱歉,自我抱怨有点过了,后来中考也考得不是很好,就,一直和那个家伙这么纠缠着,她单方面的找我qq,lof,电话。上了初三以后,也不是没有想过继续更,看到回复还是感慨感动。这几天大扫除,深夜了,我就悄悄来回复一下。

邬骋也高三了,我也初三了,之前还有和邬骋庆祝了新年,放心吧,我们还是好朋友,这篇文章,一定会有后续的。

只是万一

如果我的文风,你们不喜欢了,那怎么办啊。

【邱叶/联文】『存在于乌托邦中』01.雪夜

很过分很过分!!邬骋不动声色的!!我也要!!

白邬骋w:

联文 @蘇沐秋,我以為你還在


一人一章那种,详情可戳tag!欢迎订阅!


初步预计为中篇w


(卡字数的我,咳咳x)


————


01.雪夜


下雪了。


首都的雪总是来得突然,呼呼地带来刻骨的寒意,冷风刮在身上绝对会让人颤栗着寻找地方想要躲起来。这个时间还敢在大街上行走的,毋庸置疑,大都是经过了专门训练的军人——实际上,就算是习惯了这些的军人也不想自找苦吃。


此时邱非正待在暖暖的室内,身侧电烤炉勤勤恳恳地工作着,努力驱散那股子寒冷,窗被风吹得发出了哗哗的响声,他便停下笔,去找了点废木板,打算把有些松动的窗子稍微固定一下,明天再去找修理工修理。走到窗边,透过窗子,邱非忽然看见一个有几分眼熟的人影,明明穿着联盟统一的军装,却带了几分骨子里的慵懒,算是军人中的贵族吧,这分明是只属于那一人的独特。


叶秋。准确来说,是叫叶修。


整个嘉世,除了苏沐橙,恐怕也就他一人知道叶秋的这个身份。


邱非深吸了口气,带着不可思议的情绪,身体前倾贴在玻璃窗上,口中呼出热气附在冷玻璃上留下一片白雾,将视线遮蔽些许,一时没能看清,待得用袖子擦去了水雾,就已经看不清人影的去向。


"……"邱非想了想,还是觉得叶修不可能一话不说就离开,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于是就收拾好了思绪,将手中拿着的木板草草钉好,回到桌前。


邱非是打算继续自己对战术的研究的,可是心底那股不舒服越来越浓烈,已经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他这才发觉了不对劲,只是那种莫名的相似绝对不会让他的情绪达到这种地步,那就只会有一个解释了。


邱非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


这是他的"伴侣"的情绪。


邱非不由有些慌张。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在五岁之后十五岁之前觉醒自己的"伴侣",两人将由一个独特的徽记连接在一起,在其中一方情绪不在正常状态的情况下,情绪将会被传递给另一方,而收到情绪的那一方,可以选择分担,并且通过自己的方式给TA以安抚。


邱非还记得自己是在七岁那年觉醒的,仅仅三年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对方传来的情绪,可是那时还太年幼,不会安抚,在那之后对方也再没有发来情绪,倒是邱非会去时常叨扰对方。


那样一个情绪镇静的人,是什么才让他抑郁到这种地步?


虽然非常惊讶,但邱非还是搁下笔,右手按了按左手内侧,一边在心里默念,一边用浅浅的指甲划下一行小字。


"怎么了?别难过,我在呢。"


那边应该是收到了,可是没有做出回复。邱非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隐约间能够听见"伴侣"的心跳声。


还是那么不平静啊。邱非向来不怎么会安抚其他人,现在遇到这种状况也有些手足无措。


"叮。"邱非手腕上军部传来信息,邱非单手放下,瞅了一眼,就僵硬地愣在原地。


"最新消息,嘉世分队队长叶秋,于今日执行军部秘密任务,不幸遇难,晚九点消息确认。"


这,不,可,能!


邱非分明记得,今天中午,前几天回到首都来联盟军校顺路视察的叶修才和他一起吃了午饭,聊到了现今联盟和敌人的战斗状态,和军事部署等情况,叶修还笑着说了:"以你的本事,迟早也是要掌握一股力量的,要是什么都不会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了去?"


那绝对是他本人,绝对是的,邱非不可能连自己最在意的人都认不清——是的,在他心里叶修是比"伴侣"还要重要的,毕竟"伴侣"最后成为真正的伴侣的虽然的确是多数,但也并不是绝对,而叶修对他来说,是真正的,暗恋着的人啊。


可是,军部的消息从来属实,这一点邱非再清楚不过了。无论他怎么试图辩驳,都改变不了这个几乎已经既定的事实。


真是糟糕。邱非在心里暗暗想着。还没有安抚好对方,自己的情绪就开始波动了。


可是,怎么能冷静呢?怎么可能冷静啊。


邱非重新抬起手,捂住耳朵,听到"伴侣"的心跳,也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个比一个乱,一个比一个难受,就像两个明明相恋,却分明地知道将要彼此分开很久很久——不,应该说是永远——的恋人,相互拥抱着,想要用自己的身体给对方取暖,又怕自己的皮肤太凉了,把对方冻伤。


咚咚,咚咚。


一个正常人安静时心率约为70-80次。邱非从记忆力翻出了老师曾提到的内容,不知为何开始数起了这心跳——可能是想让自己挪开注意力,放缓心态吧。


一下,两下,三下……


邱非逐渐安静下来,侧耳倾听着耳畔的心跳声。那是很有力的,给人沉重的安全感的心跳,又怎么能是常人所有的呢?


邱非和"伴侣"之间从未互相交换过彼此的信息,也从来没在其他人面前将自己和"伴侣"的交流外露,正如之前苏沐橙和他开玩笑说:"小邱非你简直像个没有'伴侣'的变种人,就和叶秋一个样!"


邱非不知道他的"伴侣"是谁,但是仔细想来,也绝不是个普通人吧,毕竟那般可怕的对自己情绪的自制力,又怎么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或许他是个军人,或许他是个研究者,又或者是从政者。


邱非胡思乱想着,任由自己的思绪在"伴侣"的心跳声中越飘越远。


——你那边在下雪吗?这里的雪景很漂亮,就是有些冷了。


——还好有你在。


听着那边逐渐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的心跳声,邱非也终于缓了过来,深深地吸口气,将军部的消息删除,闭上眼仰靠在椅背上。


他倾尽一切地努力,一是为国献忠,而是与他并肩。


现在,只剩其一了。


再睁开眼,邱非依旧是那个在军校中长期占据首席地位的优秀学生,面前的纸上画着的战术布置校中难有人懂,而这于他而言,已是常态。


虽然的确是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但是,邱非还是邱非。


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


邱非转头透过木板间的缝隙看着窗外,白雪皑皑的一片。


冬天到了,离春天还远么?


他笑。

邱叶《存在于乌托邦中》04.入队

邬骋写的真棒……啊!
这章……
————————————
————————————
“今天我们迎来一年一度的入战仪式,那么经过今天毕业的各位,就正式成为保家卫国冲锋陷阵的勇士了。我想国家会为有新的一批有志青年而感到高兴,你们也会为你们的国家感到骄傲,自豪……”上头的讲话年复一年的如同又长又臭的裹脚布,除了兴奋的准战士们其他人都是昏昏欲睡漫不经心的,而在这群准战士们又出了一个叛徒。
邱非带着耳机打着节拍,明明应该是今天最紧张最备受瞩目的一个人却理所当然的坐在自己座位上目光空洞地望向前方明显神志已经漫游到了天际。在他心里有比这更为重要的事,眉头皱了很久,明明还是那个17岁的少年却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十岁,周身的气场变得更加的凝重
正如同曾经别人说过的一句话“该死的偶像效应”,对没错,邱非参军的一个很大很大,不对,在他心里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叶修。说起来那还真是很叛逆啊,后来的邱非撇撇嘴对我们说。
他成绩本来就不差人也不懒,那时候也算是一个好好学生了,但是某一天在电视上面看到叶修的英雄战绩和辉煌历史,他就如同少女追星一样疯狂的迷恋叶修,那时候正好叶修刚把三大bo挑战完,名声倒是亮的很。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开始练体术练射击练体力练耐力等等,然后不为人知的报了军校。家里很反对,他的脾气遗传他妈,一个劲的倔,理所当然的,做母亲的还是会心软,在母亲的理解与小邱非一个小小的吻和谢谢中落下了帷幕
“我觉得大家已经迫不及待了是吗!!那么让我们进入正题!有请今天我们的主角上场!!a队xx,xxx……J队邱非,k队xx……”台上的人激情纷扬口水四溅地念着名单,被念到的人无不欢呼着尖叫着上台领取这一份荣誉。只有邱非,又只有邱非,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待续的徘徊,直到手机里传来清脆的提醒声才猛然反应过来
沐雨橙风 xx:xx:xx。:
小邱非速度回神!哈!
邱非看了看手机发现自己竟然默默出神这么久连忙跟上大部队,幸好人很多,秩序有点乱,这才不让他变的这么尴尬。
安安静静排好队之后,邱非看了一眼坐在舞台上的苏沐橙。两只手看似很淑女很优雅的放在双腿上保持完美的坐姿,其实却在底下藏着一部手机光明正大地戳戳点点着,兴许是习惯了,坐在台上的人都熟视无睹。感受到邱非投射过来的视线,抬头向四边寻找了一下,然后锁定新战士的入台途径,朝邱非济挤眼做了个鬼脸还比了个V字手
真是够任性的。邱非轻笑了一声,向她笑了一下当作回应。苏沐橙向他打了个眼光——主持纪律的正在叫他的名字。他连忙给了沐橙一个感激的眼神快步超大队伍走去了,苏沐橙看着他的身影,曲起手指漫不经心地轻轻叩击着桌面,想到了什么轻轻地叹了口气
调成震动模式的手机抖动了几下,苏沐橙点开手机解锁,看了一下是好闺蜜Y队的楚云秀发过来的,显然她注意到了苏沐橙叹的那一口气
风城烟雨 xx:xx:xx。:
沐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苏沐橙手指快速的点击了几下屏幕,一条信息就发了出去,过了几秒,楚云秀低下头看了看手机
沐雨橙风 xx:xx:xx。: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队里有个关系挺好的新人遇到一点麻烦,有点担心……?话说秀秀今晚吃啥。
楚云秀看了看信息,看了看苏沐橙,好吧苏沐橙正在玩消消乐。然后她的目光放到了新人堆里。拖苏沐橙的福,她也见过几次邱非,长得倒是挺清秀的,五官也挺端正,身材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样的人来当军人一定是因为某种很特殊的缘由,总而言之肯定不是被逼的,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件事绝对和叶秋有关。她想了想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于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风城烟雨xx:xx:xx。:
新开的那家麻辣烫好像不错,挺久没吃辣了,有点想吃
苏沐橙盯着那条信息看了一会,抬头向楚云秀看了一眼,却没想到楚云秀也看着她,她愣了愣,好友正在带着微笑看着她,苏沐橙心知肚明地笑了笑,心情明显比刚刚好了不少
沐雨橙风xx:xx:xx。:
好的呀!:)
楚云秀低头看了看手机,嘴角上扬的幅度大了一点,却没有再回复——她准备要给要给新人们佩带勋章了,新人中邱非排在了最前,这就证明他是这个年龄段里最出色,最优秀的那一个
邱非看到楚云秀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他和苏沐橙还有叶修一起的时候楚云秀曾经跨队过来把苏沐橙从三人帮拉走,然后苏沐橙朝他们笑了笑,摇了摇手,和楚云秀熟悉的跨过界限出逃了
这位在他心里不太正经的前辈慢慢地慢慢地朝他走了过来,揉乱了他的头发,眼睛被额前的头发遮的不太舒服,他摇了摇头试图摆脱楚云秀的魔掌。但紧接着,楚云秀猝不及防地拍了拍他有点弯曲的背部,他只好重新站好。楚云秀稍微地昂了昂头刚好凑到,嘴唇微动。
“别让我也别让叶秋失望,我相信他的眼光,嫡传弟子,早晚闹点出息给我看看!”
他听到楚云秀这么说
“好,一定。”
他这么回答

好啦截止啦!

大概统计了一下一共九篇文吧……然后有两个小天使没有回我想要肉还是清水
目前6篇肉一篇清水。

【邱叶】『存在于乌托邦中』03.交谈

邬騁她超棒啊啊啊啊啊!!!

白邬骋w:

联文 @蘇沐秋,我以為你還在 


不知道有没有把心中所想的那种小邱非写出来呢,刚刚失去了自己暗恋许久的前辈,身为一名军校学生,或者说已经成为一名军人,他就成长啦!w


————


03.交谈


身为学校里少有的,在毕业之前就已经拥有了部队候选身份的人之一,邱非一向是许多人地嫉妒对象,但毕竟他的实力足够服众,也没人叨叨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虽说,在背后说闲话这类的事情,哪怕是在军校中也是难以避免的,但是,这些东西又有什么值得人在意的意义吗?


邱非到校时是早晨七点,冬天的天空还完全没亮,昏暗的路灯兢兢业业,沉默着照亮整条路。邱非微微低头,看到了自己胸前还未摘下的J战队队徽,思索片刻,还是将它摘下放进贴身的包里,未免多生事端。


联盟军校早晨第一堂文化课的时间一般是九点,而日常锻炼是从七点半开始的,在J战队的驻地吃过早饭,邱非便也不必去与同学们分那份早饭,而是将背包放在了更衣室的柜子里锁好,拿着衣服去换上了训练服。


训练服是很紧身的,邱非换上后便从镜子里隐约瞥见自己身上并不算多么夸张的肌肉,大概算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一类的人吧,所有的爆发力都藏在衣服底下,看上去寻常的外表下总埋着远超常人的爆发力。


校第一名,可不是只会些笔头功夫的弱者。


在操场上跑操不过十多分钟,邱非的晨练就被手腕上通讯仪便显示收到了信息,特殊的提醒震动是只属于上司的消息。邱非放缓脚步慢跑片刻,然后慢慢停下,看向那条消息。


"邱非,已经办好毕业手续了,你一会儿直接到校长那里领取毕业证书,然后回J战队来。"


"你已经拥有了成为战士的资格。"


"战士",就是比普通军人还要高级的存在,占比不超过千分之一。


不知那瞬间的兴奋多么猛烈,邱非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止了那么一瞬间,对于任何军校的学生来说,成为一名战队的战士,上战场杀敌,就是最大的梦想,而今,已经成功了一半!


邱非深吸好几口气,才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回复消息表示收到,然后将随消息附来的那一串代码记住,删掉信息。


这代码,就是战队驻地主区的进入密码!


迅速进行完了日常的训练,邱非带着满身的大汗在更衣室旁的浴室冲了澡,换上衣服,才去取了东西往军校高层办公楼走。


"嘿,小邱非,真巧!"迎面走来的美人唇角微扬,跟邱非打着招呼。


"沐橙姐好!"邱非回答,"沐橙姐这么早来学校是有急事吗?"


"是来帮你办毕业的,战队里那群人都很无聊的,我就主动请缨,就当来这边玩玩。"苏沐橙调皮地眨了眨眼,"还得恭喜呢,这么快就从学校毕业成为战士啦!"


这苏沐橙,总表现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实际上,身为联盟数千万军人数万战士数百将领中的二十四名"王"之一,若是人畜无害,可得叫人笑掉大牙了。


"哪比得上沐橙姐你,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邱非笑着,带苏沐橙到大厅的椅子上坐下,随口交谈着些东西,虽然都住在J战队的驻地,但毕竟驻地那么大,苏沐橙又常常四处奔波完成任务,两人也已经很久没有交谈了。


"……"邱非突然沉默了好一会儿,小声开口,"其实,沐橙姐你这次来是为了叶秋前辈吧?"


因为是在公共场合,邱非还是选择了使用"叶秋"来代替"叶修"。


苏沐橙突然沉默了,神色复杂地看了邱非几眼,几番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从喉间逸出的只有一个单音节:"嗯。"


邱非没有注意到苏沐橙的异常,将她嗓音中的悲伤理解为了失去挚友的难过,又觉得自己心里难过了几分,他从来不会安慰人,更何况自己也很难受,但他必须去安慰苏沐橙,不然,会被发现奇怪的地方吧?


"……别,别伤心了。"憋了许久也只憋出这么几个字,邱非不由有些窘迫地侧过头,看向远处,不愿与苏沐橙对视。


苏沐橙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待得邱非投来疑惑的视线,就开口解释自己的行为:"我倒是没什么事,可是啊,小邱非,难道最难过的,不是你吗?"


邱非的呼吸凝止了一瞬间。


他这么长时间以来苦心经营的伪装早早被自己浇上一层水泥封存起来,却不想这样的伪装太不堪一击,强力汇聚一点,伪装便伴随着那层外壳破裂成碎片,哗啦啦地掉了一地,收拾不起。


"原来你知道啊。"邱非将视线移向旁处,不愿和苏沐橙对视,"我还以为我装得够像的……"他想了想,又小声补充了一句,"连我自己都快信了。"


苏沐橙神色有些无奈,倾身去揉乱了邱非的头发,迟疑很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摇摇头叹息:"你的伪装的确很像,但是,你要知道,我是最了解叶秋的人,到目前为止,可能也是最了解你的人,就算全世界都看不透你们,我也不可能看不透。"


"准确来说,是你们太信任我了,所以在我们面前根本就伪装得不像样。"


看来已经快到正午了,灿烂的阳光从办公楼的正门倾洒而入,在地面留下一片灿金的痕迹,从窗户可以向外看出,零零星星的几个可能是违了纪的学生在操场上罚跑。这时也是高层们上课或是工作最忙的时候,他们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也没见多少人走过。


从食堂的方向飘来了隐约的香味,虽然住在战队驻地,但为了减少来去路途的时间消耗,邱非是长期在学校吃午饭的,这样轻轻一嗅,邱非就知道了食堂今天做的是什么。


肉,汤,菜,饭,营养的搭配恰到好处,有荤有素,味道鲜美,让学生们毕业时总是恋恋不舍,而每次有机会回到学校的毕业生,都想要找点借口再吃一次学校的饭。或许不是外面的东西不如这里,而是因为这里是一名学生到一名军人之间,最后的可以保存自己的灵魂的地方。


登上战场的人,没有疯掉的准备,就只能死掉。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准备好了,但是他告诉自己——"我已经准备好了。"


他转过头,将视线从窗外收回,认真地看着苏沐橙,咬字清楚,不轻不重,正是少年一贯的发音方式。


"伪装得不好没什么关系,反正也不是见不得人没法开口的事情,更何况,现在的我只有一个目标了。"


"成将,杀敌。"



【邱叶】存在于乌托邦中 02.初识

*依旧是絮絮叨叨的前言
能和邬骋合作真是太好了,总感觉很开心很惊喜,邬骋的脾气超级好而且人也超级可爱的,每天都在思考着私设,然后刷着邬骋的文看到她在下面和小天使们说“我相信另外那个妹子也不会差的”特别的感动,大概是我有点……。《存在于乌托邦》中这个主题是我曾经看过的一段话,很遥远的记忆了。
“虽然磕磕碰碰,跌跌撞撞,走了不少弯路受了不少委屈,但是不可否认的,我们都在好好成长,都在写下未来一笔一画。”
这也是我一直想表达的这篇文的看法吧。
—————————————
—————————————
“我想进入J部队。”
“小子,今天在我面前说这句话的人不下50个了,我想在你的面前也目睹过无数个被回绝的人。而事实也证明你的妄想不可能成真,希望你别不自量力,你还有选择的机会。”
“不,长官,我想进J部队,我会证明我的能力,请您务必给一个机会。”被回绝的少年没有显露出丝毫的窘迫和尴尬,只是抓着书包带子的手,力度紧了紧。
“哦,我已经说过了,不自量力的屁孩。J部队已经满人了,而且都是正值当打之年的顶尖人才,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吗?”考核席上的长官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天气也正值盛夏时节,尽管开了风扇也不见毫的缓和反倒因为人数过多空气变得湿热浑浊而总让人觉得心烦意乱
“该死的偶像效应。”旁边一个微胖的教官明显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低声咒骂起来
“……想必在没有见识过能力之前长官们也没有一票否决权的吧。要是错过了人才,我想……事情不会向好处发展的。”少年低下了头,语气诚恳地说着,眼神却抬起了,直勾勾地盯着
论谁被这么盯着都不会太好受的,这点在为首的考核官那里就被放大到极致
背后发毛
“嘿,那边的小孩,你叫什么名字?切磋一下吧,也就算见证你的实力,怎么样,有一个直观的对手表现可比打着空气好多了,我猜,你也不会拒绝的是吧。”一个看起来略年长的男声从喧闹中挤了出来,伴随着一个拿着烟头发有点凌乱黑眼圈非常明显但是身体线条近乎完美的人
“………”考核官本想大声吆喝叫骂着禁止抽烟和严禁违反纪律,但在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之后识趣地闭上了嘴,眼里的烦躁一瞬间被惊讶代替,习惯性的称谓就要脱口而出却被一个眼神制止
“……是的,很乐意接受指教,我叫邱非。”邱非在被叫嚣的瞬间愣了一下,随后便收起了心情,在角落里放好了书包,走回了场中央。
考核室不算小,所有其他无关的人都识趣地让开了,口令落下,比赛正式开始。
年长的那个男生几乎在那一瞬间就冲出,然后出招。快,是众人唯一的印象,在其中的邱非却又是更为深刻的感受到了那种快与那种压力。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想。
一招一式,一拆一解,邱非不断的防守,寻找机会,没用,完全没用。他的动作他的想法他的手段,在他使出的那一刻像是被人预料到似的,拆解拆解再拆解,而面前的人似乎还没用尽全力,邱非渐渐地体力不支,最后被人一个肩往后反锁固定住了身形,没能再挣开
连肘击都顾着没用…这人太可怕了。邱非心里满满的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他真的没用轻视过对手,甚至打了十二分精神上场,结果就是这样丢人现眼。
周围的人已经议论纷纷了,多半是嘲笑他的讽刺他的,而鲜少有人问津那个年长的男生的实力,那少部分在议论的,都在以后成了一代名将,当然,这是后话了
“七分钟……成绩不错!”那个男生把他拉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然后揉了揉邱非略略比他矮的发顶,露出一个近似于慈爱的微笑
“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明天早上7点准时来到J队……的公共食堂。今晚好好休息一下,之后有很多艰辛的训练,我希望你能坚持下去。你会是个好苗子,别让人看扁了我挑人的眼光。我是叶秋,你今后的队长,多指教。”叶秋拿起了衣服,重新点燃了一根烟走出了考核室的大门


邱非从心里感受到了一股狠狠的被抓着的感觉,他喘/////息着醒来。
他看了眼闹钟,时间才刚刚好四点,他还有时间休息。他两眼放空,在暖气舒适的呼啸着的空间里放飞了一半理智。
他想起了以前第一次遇见叶修,第一次被他手把手指导,第一次和他共同在一个食堂吃早饭,第一次知道叶修真名,第一次……
心又是一阵痛,难受的无法呼吸,而他另外一半理智在提醒他
叶修有自己的伴侣,你也有,这是不可能的,邱非,你错的离谱。

私心+炉太tag,有谁给个炉子的人设我试着画吗我完全想象不出来!!!